=====各種形式轉載請註明以下文字=====

 作者:YoonEun (妃妃)

轉載網址:http://yooneun.pixnet.net/blog

=====各種形式轉載請註明以上文字=====

 

「你要做什麼?」瞪著拿出利刃的厲旭,金鐘雲終於卸下一向冷然的面具。

 

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不是怕厲旭會傷害他,而且怕他傷害自己。

 

「少爺,我都安排好了,時間也都算好了喔!」厲旭面帶微笑冷靜的說著,舉起刀子,狠狠地在手腕上劃下一痕……

 

「旭旭!」金鐘雲大喊,無奈雙手被綑綁著,無法阻止厲旭傷害自己的舉動。

 

「到醫院之前還來得及,旭旭也會撐到那時候的!」依舊微笑著,彷彿沒有疼痛感似的,再劃下一痕……

 

「旭旭,住手!」

 

「少爺,以後您的心就是我的,這顆心給你,就算您厭惡我也沒關係,我只要您一輩子記著我就夠了!」說著,又劃下一刀、再一刀、再一刀……

 

「旭旭……不要這樣……」眼看著鮮血不斷從厲旭的手腕流下,而厲旭也漸漸地失去意識,金鐘雲這才流露出真正的情感……

 

「金厲旭,不要睡!」

 

淚……從眼角滑落……

 

「旭旭,對不起,我愛你……」

 

※※※

 

再次醒來他很明白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

 

是重生,也是失去。

 

父親過世,自己也才剛做完手術,金氏企業理所當然的暫時交給堂叔---也就是金在中的父親管理。

 

只是他沒想到,金起範會提出讓他住進堂叔家。

 

金起範,堂叔的養子,也是厲旭的雙胞胎弟弟……

 

他該恨他不是嗎?畢竟如果不是他,他就可以和自己從未見過面的雙胞胎哥哥相認,何況,他相信金起範不會不知道厲旭過去在金家所受到的待遇。

 

「你是我哥!」金起範在說這話的時候,用一種類似憐憫的眼神看著自己。

 

呵……憐憫……他居然有被憐憫的時候!

 

憑什麼呢?

 

但金起範說的也沒錯,實際上他的確是他的哥哥,也就是說自己也是厲旭的親哥哥……厲旭和起範是父親的私生子,當年母親就是因為知道父親外遇憤而自殺結束性命,而他也因此把這筆帳算在厲旭身上,進而造就後來的各種悲劇……

 

※※※

 

“我要你一輩子記得我……”

 

這句話不斷在腦海裡迴響,揮也揮不去……甚至可以說根本就不打算揮去。

 

心,屬於他的,從很早以前就是他的。

 

忘了他?壓根沒想過,無論是愛是恨是怨,他都是心裡的唯一。

 

「旭旭,對不起,我愛你……」

 

每到午夜,都能感覺他的到來……

 

是不甘還是不捨?

 

「鐘雲少爺,這顆心您喜歡嗎?還會心痛嗎?」微笑的看著自己幽聲問。

 

「旭旭……」

 

淚,不禁流下。

 

心……怎能不痛?如果可以,我希望活下來的是你……

 

「只要是為了鐘雲少爺,旭旭什麼都願意做,只要鐘雲少爺把我放在心裡,一輩子記住我,即使是厭惡也無所謂……」

 

「對不起,旭旭……」

 

「不要說對不起,鐘雲少爺,您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可是……為什麼?」幽幽淡淡的語氣忽然轉為激動,「為什麼要到最後一刻才說?為什麼?說愛我過去卻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他的控訴令他心痛,想緊緊抱住他安撫他卻是奢望。

 

「旭旭……」按住胸口,突然感到呼吸困難……

 

如果可以……你就帶我走吧……

 

※※※

 

「不行!我不會讓我哥去那裡的!」

 

「起範……」

 

恍惚中,聽見兩個人爭執的聲音,他聽出來一個是起範,另一個是朴有天。

 

「哥……」看見他醒過來,起範不再與有天爭執。

 

「胸口還會痛?」有天邊收拾診療器材邊問。

 

撫著胸口,聽著有天的問題,他只能無奈又悲哀的笑著。

 

「痛!是心痛,這……是旭旭給我的懲罰吧?要我一輩子記著他。」

 

聽著他的話,金起範神色複雜的盯著他看。

 

「你……」朴有天欲言又止的看著他,又看了眼起範,最後仍是搖頭嘆氣,「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藥……記得按時吃。」

 

提著醫療箱準備離開前,有天又在起範耳邊低聲道。

 

「先這樣吧,要是情況更嚴重就不得不……你懂吧?」

 

※※※

 

最近他就在身邊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不只是能聽到聲音,不只是感覺,甚至能看見他總是淒楚的望著他……

 

即使心會痛,他仍舊期待夜晚的來臨……

 

「鐘雲少爺這麼嫌棄我的心嗎?」幽怨的盯著他,隨即又露出一抹陰沉的笑,「可是怎麼辦呢?這顆心已經給你了啊!您如果不要就會死的,那可不行啊!旭旭要您活著,一輩子都記得我……」

 

「旭旭,你還是恨我……」

 

「不!鐘雲少爺,我不恨你,我從來就不恨你的!」睜著眼,音量提高語氣充滿委屈,「旭旭只恨……恨自己的命……旭旭真的好恨……恨所有的一切,但就是不會恨鐘雲少爺,即使……即使在我知道是您指使曹圭賢對我下藥,讓TOP侵犯我,我也不恨您啊!您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讓我恨您吧!不!不會的,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恨您的,鐘雲少爺您能明白我的心嗎?旭旭是愛你的啊!就算您如此的嫌棄我,如此的蹧蹋我,我也還是把您視為自己的性命……」

 

「旭旭,我從來沒有嫌棄過你。」看著他,心裡是充滿無奈。

 

「騙人!」像是爆發一般,開始歇斯底里大喊,「說什麼不嫌棄?說什麼愛我?為什麼要到最後才說?為什麼?我不懂?真的不懂?你們的愛……你的愛……就是任意蹧蹋我?眼睜睜把我送給別人玩弄,這是你們對我的愛!也是你對我的愛!哈哈哈……這種愛我承受不起!」

 

「旭旭……」

 

「但是沒關係!即使這樣我也還是愛你,這輩子就算不愛,我也要你牢牢的記住我!」

 

「厲旭,你鎮定一點,求求你!」

 

「鎮定?求我?你求我?哈……金鐘雲,你求我?你也有求我的一天?」瘋狂大笑。

 

是的!他瘋了,早就瘋了,即使做鬼也正常不起來。

 

看著金鐘雲撫著胸口,怎麼?又心疼了?他應該要難過的,但怎麼此刻他只想瘋狂大笑?金鐘雲,我是愛你的啊……

 

「哥,你到底怎麼了?哥,你醒醒!看著我!」

 

深吸口氣,起範的聲音喚醒了他。

 

「哥,你怎麼了?」回過神,只見起範紅著眼盯著自己。

 

「旭旭……」

 

「……」

 

「旭旭呢?他剛剛還在這裡的,起範,旭旭呢?」

 

「哥……」

 

「我對不起旭旭,起範,我知道其實你也是恨我的,只是因為旭旭把他的心給了我你才……」

 

「哥……金鐘雲……」雙眼通紅瞪著他,起範的心在糾結,即使朴有天千叮萬囑還不是時候,但是他仍是選擇說出來:「已經死了……」

 

「……」現在換他瞪著起範。

 

金鐘雲死了?那麼他是誰?

 

「那天……因為突然心臟病發,在送到醫院之前金鐘雲就已經……」

 

「說謊!」沉著嗓音盯著金起範。

 

「你就算恨我也別編這種謊話,金起範,你是想折磨我吧?為旭旭報仇……」緊揪住他的衣領,狠狠瞪著他。

 

「哥,你摸著自己的胸口,有沒有開過刀的痕跡?」

 

「……」

 

見他遲疑,起範就抓起他的手,讓他摸自己平滑的胸口。

 

「哥,沒有疤痕,沒有什麼手術!」很少掉淚的起範,在與他相認後不知哭過幾次?

 

「哥,我求求你,醒過來吧!厲旭,等了這麼久終於跟你相認,我不想失去你!」緊緊抱著他,起範很怕,怕這個好不容易才相認的親手足又要失去。

 

厲旭……起範叫他厲旭?他是厲旭?他沒死……起範說那天……

 

不!不要!

 

像是心底最深沉、最絕望的悲鳴被喚醒,從起範懷裡發出,起範緊緊抱著厲旭,閉上眼陪他一起落淚……

 

※※※

 

幾個月後---

 

厲旭仍是被送進了精神療養院,起範每天都會去看他。

 

「哥,你還記得始源嗎?他很想你,你要見他嗎?」

 

「……」

 

每天每天,起範都會跟他說話,即使厲旭從不回應也沒反應,只是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我跟有天哥說了,他答應讓我明天帶你出去走走,我們去找始源好嗎?」

 

聽著起範的話,厲旭終於有了反應,伸手緊抓著起範的手,卻仍是不說話。

 

「哥……」見厲旭有了反應,起範也有些激動了,「你聽見我說的話了?你也想出去對不對?你也想見始源對不對?」

 

如果起範能夠預知帶厲旭出去的後果,那麼,他一定寧願自己死也不帶厲旭出去,只是,他金起範沒有預知能力,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的如果……

 

「哥,我真的很高興能跟你相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與厲旭,起範笑了笑。

 

眼神空洞的盯著鏡子,然後,他也笑了。

 

「起範,我也很高興能和你相認!」

 

「哥?你……」起範訝異的看著厲旭,那笑容……很真誠,卻仍是讓他覺得哪裡不對?

 

「可是……起範啊,對不起……」收起笑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東西會讓他拿到?厲旭拿出一把刀子抵著自己的胸口,讓起範臉色大變。

 

「哥……」

 

「在哪裡?」

 

「什麼?」

 

「金鐘雲的墓在哪裡?」

 

「哥,除了跟有天哥說好的地方,你哪裡都不能去!」

 

「告訴我!」毫不猶豫的,往左手腕上狠狠劃下一刀,鮮紅的血觸目驚心的流了出來。

 

上一次劃了這麼多刀都死不了,他根本就不在意現在再多劃幾下。

 

「哥!不要!」起範驚喊,「好,我告訴你,我帶你去!」

 

「告訴我在哪?我自己去!」

 

「哥……」

 

「你說不說?」邊說,又再劃下一刀。

 

「厲旭!你不要這樣!」起範怎麼都想不到,看起來柔弱的厲旭在傷害自己時竟會這麼的狠。

 

「好,我說,求你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說出金鐘雲葬的地方,厲旭在離開前,把起範給綁了起來,邊綁還邊說:「不要想反抗,你很清楚我不會傷害你,所以如果你想阻止我,我就馬上咬斷自己的舌頭!」

 

「厲旭……」起範無奈,只能任由厲旭把自己綁起來。

 

「起範啊,從在中哥那得知你過得很好,再親眼看到你長得這麼好,我真的很高興。」盯著起範,摸著他的臉,眼神流露著真切的情感,「我們雖然是雙胞胎,卻是不一樣的命運啊,起範……我好羨慕你……,你以後也要好好的生活著……」

 

「厲旭!你到底要做什麼?」聽著厲旭像交代遺言的話語,起範邊哭邊說:「以後什麼?厲旭,以後我們就一起好好過啊!我們不會在分開了不是嗎?我們是這世上最親密的彼此,哥,我不想再失去你……」

 

「起範不要哭!對不起啊,我真的不是一個好哥哥……」抬手,微笑著抹掉起範的淚,「我啊,還有事情……我跟金鐘雲還有事情沒解決啊!」

 

「哥……」

 

「起範乖,我們還是會有見面的一天的,!」起身,再一次依依不捨的摸著起範的臉,親吻了一下,然後轉身,離開,無論起範怎麼哭喊,厲旭都不再回頭……

 

直到約定好的時間遲遲未出現,又聯絡不到他們的始源感到不對勁才馬上趕到他們家……

 

※※※

 

「金鐘雲,你給我出來說清楚!」雙手狠狠捶打墓碑,彷彿沒有痛覺似的,厲旭撕心裂肺的哭喊。

 

「這一切到底都是為了什麼?」用雙手開始死命挖著墳土,「我要你活著,帶著我的心,一輩子記著我活著!什麼“對不起,我愛你”?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也不稀罕你的愛,我只要你活著,心裡永遠有我的活著!但是為什麼?金鐘雲,為什麼到了最後仍舊是我為你心痛?為什麼?」

 

死命挖著墳土,死命的、拼命的挖,挖到雙手流出血,死命哭喊,直到哭出血淚,他仍是沒有感覺,唯一的痛覺只有在碎成一塊塊的心上……

 

天空驟然下起大雨,彷彿也在為他悲哀的人生哭泣。

 

「金鐘雲!你出來!給我出來!」

 

…………

 

當起範與始源趕到時,雨已停了,只見厲旭倒在墓邊已沒了氣息……

 

起範跪在地上痛哭。

 

終究……他還是跟他這苦命的哥哥無緣……

 

哥,這輩子我們都欠彼此一份親情,所以下輩子即使不是親兄弟的身份相遇,我絕對會緊緊抓住你再也不放……

 

※※※

 

樓下傳來陣陣槍響,金鐘雲依舊是冷靜的坐在沙發椅上,盯著房門口像是在等著什麼?

 

沒過多久,房門自動開啟,TOP拿著槍走了進來。

 

「走吧!他在你父親的書房,現在也只有你能夠阻止得了他。」

 

「旭旭……是想毀了一切吧?」右手輕輕撫過桌上相框裡的人兒微笑的臉,金鐘雲冷漠的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就讓他發洩吧!他所有的恨,都讓他發洩吧!這是我們金家應該還給他的!」

 

「他會後悔的,他要是知道真相會後悔會崩潰的,這樣你也無所謂?」

 

「旭旭已經知道真相了!他已經知道自己和金家的關係,包括和我的關係……」抬起頭冷冷的看著TOP「你……愛上了旭旭?」否則何必關心他會不會後悔?會不會崩潰?

 

「自始至終,他心裡只有你!你自己心裡也很清楚……」

 

「他讓你來做什麼?」突然起身,不想再聽TOP說下去,不是不願面對,只是那份感情再多說也無意義。

 

「旭旭讓你殺了我是嗎?」無所謂,反正自己的病也沒得救了,只是可惜不能死在他的手上。

 

「你對他做了這麼多殘忍的事就是想讓他恨你,但是你錯了,他還是不恨你,他要是會恨你就不會讓自己變得比我還冷血瘋狂。」

 

TOP拿出繩子,「旭旭讓我把你綁去見他。」

 

看著TOP手上的繩子,金鐘雲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伸出雙手……

 

「就照旭旭的意思做吧!」

 

※※※

 

雙手被反綁讓TOP帶往父親的書房,TOP敲了兩下房門就開門進去。

 

房裡有三個人,滿臉笑容的厲旭、拿槍指著金父腦袋的SOL以及和金鐘雲一樣雙手被反綁的金父,與金鐘雲不同的是,金父是跪在地上且嘴裡被塞著白布無法說話,只是用一種悲哀且認命的眼神看著金鐘雲。

 

「唷,我們的鐘雲少爺終於來了呢!」厲旭笑著走到金鐘雲面前,「鐘雲少爺,您看看,看我都做了些什麼?鐘雲少爺,這樣您會不會更恨我呢?」

 

「你想怎樣做?就算殺了我也不會恨你,我們金家欠你和你的母親,是該還的!」

 

聽著金鐘雲的話,厲旭皺了皺眉頭。

 

「鐘雲少爺怎麼會這麼想呢?旭旭不會殺您的!不是鐘雲少爺的錯啊!這一切……要怪就怪這個老頭……」突然,像發了狂一樣,搶下一旁TOP手上的槍,指向金父。

 

「旭旭!」金鐘雲仍然是冷冷的看著厲旭的舉動,出聲阻止的反而是TOP

 

「你會後悔的!」再看著金鐘雲,「快阻止他啊!」

 

“啪!”狠狠甩了TOP一巴掌,厲旭的眼神倏地轉為陰狠。

 

「讓你多事!別急,我下一個就解決你!」說完,便毫不猶豫的朝金父開槍。

 

眼睜睜看著父親倒下,金鐘雲仍是沒反應顯然讓厲旭非常的不滿意。

 

「鐘雲少爺,現在,您恨我嗎?我在您的面前親手殺了您的父親呢!」

 

「我說過,這是我們金家欠你的。」

 

盯著金鐘雲,厲旭突然瘋狂大笑,笑完,再次舉起手上的槍,先是朝TOP的胸口開了兩槍,再將槍口指向SOL

 

「你!把他帶到車上去,接下來你要做的事不需要我再告訴你一次吧?」

 

看著已經全然瘋狂的厲旭,SOL點頭,把金鐘雲帶出金家,厲旭則跟在後面,在那當下,厲旭卻沒發現,撐著最後一口氣的TOP拿出一把小刀塞進金鐘雲被反綁的雙手裡……

 

“旭旭,我這一生從不知道一個人的心也能被另一個人牽絆,是你……我對你……就像你對金鐘雲一樣,今天能死在你的手上,值了……”

 

※※※

 

「旭旭!不要這樣!」割掉綁著雙手的繩子,也不顧自己手上被刀子割傷的痛楚,金鐘雲緊緊抱著手腕上流著比自己手上更多更觸目驚心的鮮血的厲旭,崩潰哭喊。

 

「鐘雲少爺……我的愛……呵呵……自始至終唯一的愛……」意識顯然已漸漸不清,囈語著情感卻是最真實,也清清楚楚的烙印在金鐘雲的心裡,「即使……你從未愛過我……我對你依舊是死心塌地……今生……我們不可能……我還是想要你活著……我的心……給你……你活下去……」

 

「不要說了!旭旭不要再說了!我愛你!旭旭,我愛你,一直以來都是!」原以為自己能夠把這份情感永遠冰封著,不給他任何希望,但是在看到他傷害自己那一刻,他終究是藏不住了。

 

「呵……我要死了嗎?鐘雲少爺……居然……居然說愛我啊……」眼前已一片漆黑,是了!他將要下地獄了……

 

「旭旭,你不能死!」感受到懷裡的人的體溫漸漸冰涼,金鐘雲的心像是被狠狠搥打般的疼,「你不會死!旭旭,金厲旭!別睡,你快睜開眼睛!」

 

「好累……我好累啊……就要去地獄了……但是去地獄之前我會再撐一下的……」SOL應該已經報警了吧?在警車和救護車來之前,在到醫院之前,我還會再撐一下下的……我可以撐到那時候的……

 

「旭旭……旭旭……」

 

心突然狠狠揪疼……

 

「對不起……」為了你這一生所遭受的。

 

所以我也受到報應了,得了無法醫治的罕見心臟病,旭旭,你要把心給我,但是,我要不起了……

 

「我愛你……」為了你這一輩子最想聽我卻始終沒對你說的……

 

所以,你要活著,還有……不要恨自己……

 

下輩子再相見,我一定會好好珍惜你……

 

「旭旭,對不起,我愛你……」

 

 

++++全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妃妃 的頭像
妃妃

⑬腐‧妖‧宅⑬

妃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