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各種形式轉載請註明以下文字=====

 作者:YoonEun (妃妃)

轉載網址:http://yooneun.pixnet.net/blog

=====各種形式轉載請註明以上文字=====

 

 

如果可以做天使,誰願意成為惡魔?

 

那個我曾經想逃卻逃脫不了的深淵

一點一滴的……

將我打造成連自己都無法饒恕的惡魔

……已經無法回頭

只能任由自己走向毀滅之路…..

 

※※※

 

「旭旭哥,我好累喔……」純真的笑容,天使一般的孩子,任誰都不忍心傷害。

 

一切就錯在你不該是他心裡放不下的人,又偏偏他是我最在乎的,還有……你更不該把我當成從前那個所謂善良的哥哥!

 

「泰民乖,累了就睡吧!」擁抱著輕輕閉上眼的泰民,這孩子……可是對自己無比信任啊!

 

有罪惡感嗎?

 

有的!

 

從開始計畫對金家展開報復時,他便明白自己絕對會有所謂的罪惡感,因為這場仇恨之火即使目標明確,卻也無奈的不得不波及無辜。

 

李泰民絕對就是個無辜的犧牲者。

 

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連最無辜的孩子都能下得了手,那麼他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要想報復,就必須把自己變成不折不扣的冷血惡魔。

 

「泰民啊,乖乖睡吧!」牽起嘴角,聲音就像哄孩子入睡似的,「因為知道你是無辜的,所以哥不會讓你太痛苦的,乖乖的睡、好好的睡吧……」

 

這夜,李泰民在金厲旭的懷中沉沉睡去,再也沒有醒來……

 

然而出乎厲旭意料地,金鐘雲並未因為泰民的死亡來向他興師問罪,反而當曹圭賢提出質疑時還替自己說話。

 

「旭旭沒有那個能耐。」冷淡的語氣,「泰民是自然死亡,法醫都驗過了,我想你應該沒有比法醫專業吧?」

 

呵……我金厲旭沒這個能耐是嗎?

 

金鐘雲,你真是看得起我啊!

 

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他們表面平靜實則暗潮洶湧的對話,厲旭在心裡冷笑。

 

「夠了!」李東海看不過去也加入護厲旭的行列。

 

「曹圭賢,旭旭不是這種人,他不會傷害泰民的,我不允許你質疑旭旭,要是沒什麼事,請你馬上離開我們家!」東海緊緊摟著厲旭,彷彿就像最初來到金家,東海也總是會溫柔的抱著他說「旭旭別怕,哥會保護你。」一樣。

 

呵呵……內心再度諷刺冷笑。

 

李東海,你真的確定我還是當初那個金厲旭嗎?

 

最可笑的是,是你們金家和李家把我變成這樣的,現在你還以為我是個善良的天使還是懦弱的傻子?

 

都無所謂了!

 

李東海啊!即使你現在重新開始善待我,也熄滅不了我心裡燃燒的仇恨烈火。

 

沒錯,李東海是他的第二個目標。

 

從開始計畫復仇時,他便每天在李東海的食物裡添加微量毒物,這樣日積月累下來,半年的時間……毒性也差不多該發作了……

 

「金厲旭!你到底對東海做了什麼?」病房外,李特緊抓著厲旭的手,雙眼通紅狠狠的質問。

 

這可還是他第一次看李特如此失控呢!

 

當然啊!病房裡躺著的可是比他自己生命還重要的親弟弟呢!

 

「先生請您保持安靜,您這樣會打擾到病人的!」護士前來制止李特,並對著他們問:「哪位是金厲旭?病患要見他!」

 

病房裡沒有想像中的濃烈藥水味,躺在病床上的李東海雖然虛弱,雙眼仍是晶亮的盯著自己。

 

「旭旭啊……對不起……我錯了,我們都錯了。」

 

呵……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呢?求得原諒嗎?但是在聽到東海接下來的話,他的淚水便克制不住的流著……

 

「到此為止好嗎?泰民和我,用我們兩個的命來償還,放過我哥好不好?」原來李東海都知道啊!一直都知道是自己對李泰民下毒,甚至要奪他性命,但是,哪有人這麼傻?明知道他要毒害他卻仍吃下自己為他準備的毒藥?

 

「旭旭……」伸手抹掉厲旭不斷落下的淚水,「不要再讓自己的心被仇恨掌控,你……愛著鐘雲哥不是嗎?他也是愛著你的,真的,鐘雲哥只是把泰民當弟弟疼愛,他真正愛的是你……」

 

「騙人!」金鐘雲愛的是他金厲旭?「小少爺,您是神智不清了嗎?現在對我說這些做什麼呢?你希望能改變什麼?」

 

「旭旭,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鐘雲哥他……」

 

「到底憑什麼?!」像是爆發一般,厲旭開始邊哭邊喊:「都是你們說了算是嗎?把我當玩物般糟蹋的是你們,要我回頭的也是你們,金鐘雲愛我?哈…眼睜睜的看著我被你們送來送去的“享用”,這是愛我?是嗎?」

 

「鐘雲哥得了罕見的心臟病,只剩下半年的命。」聽得出來,這是李東海用盡力氣說出來的話,卻也成功的讓厲旭冷靜下來。

 

「……」

 

「我知道……你恨我們,我不敢求你能放過我哥,但是旭旭,你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就像現在的我一樣,我很後悔以前那樣對你,所以你要我的命我願意給……」

 

「不要再說了!」

 

他什麼都不要聽!

 

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啊!都這個地步才來對他說這些到底還有什麼用?

 

把他一步步推向地獄深淵,一刀一刀狠狠劃著他的心,現在才來求他當一個完整的天使,這難道不叫諷刺?

 

 

「厲旭,不要再這樣下去了,收手吧!」

 

怎麼連允浩哥都這麼對他說?!

 

鄭允浩,金鐘雲的主治醫生,也是不久前才與他相認的堂哥金在中的情人。

 

「我只要知道金鐘雲是否真的只剩半年?」

 

「在中說起範下個月就會回來了,你不是一直想見他?」

 

起範……

 

聽到這個名字,厲旭不禁頓了一下。

 

金起範……他從未見過的雙胞胎弟弟……

 

打從有記憶以來他就在金家悲微的生活著,金家的管家容姨告訴自己,自己是親戚未婚生下的私生子,生母不方便帶著生活,因此才託付給她。每當被金家和李家三位少爺們羞辱時,他都無法不恨起自己的生母,為何對他如此狠心?生了他又遺棄他,還讓他深陷在這種深淵?

 

一直到前陣子,金在中來與他相讓,他才知道一切真相……

 

原來,他的生母也是被李特和金鐘雲的父親當做玩物來對待啊!

 

母親與李特的父親原本是情人,因為李特父親的私欲把母親當成物品一樣送給了金鐘雲的父親,而母親在生下了他和雙胞胎弟弟後便過世。當年,在中的父親生活上也有困難,因此只能收留一個孩子,而另一個孩子也就是厲旭就由母親的表姐來收養。

 

母親……原來我和妳一樣命苦呵……

 

「知道起範過得不是和我、和媽媽一樣就夠了。」聽在中哥說起範過得很好,相較之下,這樣的自己有什麼臉見起範呢?

 

「起範也很想見你!」允浩試圖再用起範來喚回厲旭的理性。

 

起範想見他……但他見了起範只會自慚形穢吧!

 

他怎麼會不明白允浩哥想讓自己回到從前那個金厲旭的心?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啊!

 

沒辦法再回頭了,他只能繼續走下去,走向那條毀滅自己的路……

 

 

「金厲旭,你來做什麼?」曹圭賢陰沉的盯著半夜來到的不速之客。

 

「你很清楚不是嗎?」露出微笑,「我這種時候來當然不會有什麼好事。」

 

那天離開醫院後,他開始了逃亡生涯,毒殺李東海李特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因此在準備逃亡前,他聯繫到也是通緝犯身份的TOPSOL,跟著他們,他接下來想做的事就容易多了。

 

「你也很清楚我不怕你。」

 

「呵呵……我當然知道你不怕我,所以……」厲旭靠近他,像是要說什麼天大秘密,「我帶了個好朋友來見你呢!」

 

「帶進來!」對門外喊了一聲,接著就見到被五花大綁的李晟敏被SOL拉了進來,身後跟著的TOP則用槍抵著晟敏的後腦。

 

「圭……圭賢……」

 

「晟敏!」看著晟敏這樣的方式出現在自己家裡,曹圭賢整顆心沉了下來,他沒想到金厲旭居然會找到他最在意的人。

 

「怎麼樣?見到他開心嗎?」

 

「你想怎麼樣?」

 

「你說呢?」冷笑反問,「當初你怎麼設計TOP凌辱我還記得嗎?」

 

真有趣啊!他居然能在曹圭賢眼睛看到“驚慌”兩個字呢!

 

「放了他,你要怎樣我隨你!」心愛的人被挾持著,他只能放軟語氣。

 

「呵……果然李晟敏是你最在意的人啊!」其實用李晟敏來威脅曹圭賢他也不是很有把握,但結果顯然他賭對了!

 

「圭賢你別理他,什麼要求都不要答應!」此刻晟敏只想到不能讓圭賢為他受任何委屈,因此根本沒想到現在的金厲旭已經跟瘋子沒兩樣。

 

“啪!”

 

「金厲旭!」

 

「李晟敏,你別忘了自己現在的處境!」狠狠給了晟敏巴掌後,依舊是微笑著臉,聲音確是透著非常危險的訊息,「曹圭賢,我要你跪下!」

 

「圭賢,不要……」晟敏流淚盯著圭賢。

 

「你先放了晟敏,要我跟你磕頭都可以。」

 

「現在這裡我作主!」搶過TOP手上的槍,抵著晟敏的太陽穴,厲旭的舉動就連TOPSOL都嚇到了,「你沒得條件和我談,跪下!」

 

「圭賢,不要啊……」他寧可死,也不願見到圭賢為他受到如此委屈。

 

那個驕傲不可一世,從不把任何人看在眼裡的曹圭賢,終究是為了李晟敏放下了所謂的自尊……

 

「金厲旭,我求你,把槍拿開放了他。」對著厲旭跪了下來,「我才是你要報復的對象,請你放了晟敏,我這條命你要就拿去!」

 

看著這個他從未見過的曹圭賢,厲旭不禁大笑。

 

「呵呵……曹圭賢,你這是在求我呢!」給SOL使了個眼色,讓他繼續用槍抵著晟敏,他自己則拿著TOP的槍走向曹圭賢,槍口指著他的額頭,「可是呢,我要的不是你替誰求情,你應該明白吧?再說……我知道你的晟敏是無辜的,不過你別忘了喔,我可是連最無辜的李泰民都下得了手呢!」

 

「不要!金厲旭求求你不要啊!」晟敏崩潰哭喊也跪了下來,「求你放了圭賢吧!我跟你保證,我會叫圭賢不再找你麻煩,求求你,厲旭求求你……」

 

晟敏哭泣哀求的模樣,不但沒讓厲旭心軟,反而更讓他想起過去的自己。

 

在金家,第一次被金鐘雲、李特和李東海兄弟同時侵犯的時候,他也是哭著哀求他們放過自己,可是,沒人理會他。十八歲那年,被李特送給金希澈當玩物時,他也哭著哀求說不要,卻反而遭來毒打,也逃不了被凌辱的命運。再來是半年前被曹圭賢下藥,設計給TOP做床伴那次……

 

越想,只是令他內心的忿恨之火越燃越旺……

 

「閉嘴!」喊了一聲,恨恨地看著曹圭賢,眼神已是非常人的狂亂,「你們……你……都要為對我做過的付出代價!」左手拿起沙發上的靠墊走到曹圭賢身後,將靠墊壓在他背上,另一手舉起槍,讓槍口按著靠墊。在TOPSOL,甚至晟敏都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厲旭毫不猶豫的開了槍……

 

「圭賢……」看著圭賢倒下,晟敏哭得更加淒厲。

 

哈……毀滅吧!全世界都毀滅吧!

 

「厲旭!」看著厲旭拿起沾滿鮮血的靠墊走向晟敏,TOP直覺就要阻止。

 

不該是這樣的!他沒想到厲旭會變成這樣,他一直都知道厲旭的心裡有恨,對金家、對曹圭賢、甚至對自己,但他沒想到這樣的恨會把厲旭變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甚至比自己還冷血的惡魔。

 

「走開!」推開TOP,直接走向仍在悲痛哭喊的晟敏,同樣將靠墊按在他的背上,「吵死了!我這就讓你去見曹圭賢!」

 

TOPSOL目瞪口呆的看著倒下的晟敏和冷笑著的厲旭,心裡想的都是,這個人還能再瘋到什麼地步?

 

 

「旭旭,你要發瘋到什麼時候?」坐在副駕駛座,金鐘雲雙手被綁著,冷淡的問。

 

對於金鐘雲的反應厲旭顯然很失望,怎麼在經過剛剛的場景還能如此冷靜呢?

 

不過這也就是金鐘雲吧!呵……

 

一早厲旭帶著TOPSOL去金家,那個他幾乎一輩子待的地方,也是讓他變成今日這個樣子的煉獄。

 

在那前晚,厲旭先讓SOL潛進金家在他們的飲用水裡加入迷藥,因此當他們闖入時,這家人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大開殺戒而無能為力,然後當著金鐘雲的面,厲旭了結了金父,那個毀了他母親也毀了他一生的人的性命。最後,把金鐘雲壓到車上,厲旭載著他,以極瘋狂的飆速開到海邊。

 

厲旭踩下煞車,車子停住,金鐘雲深吸了口氣,才冷淡的問著。

 

看著金鐘雲的反應,厲旭只是微笑,再看著他被綑綁的手腕上被勒出的痕跡,他用著似笑非笑的語氣對著金鐘雲問:

 

「少爺,您疼嗎?」

 

疼嗎?

 

眼神像過去一樣銳利的盯著厲旭,心裡卻有股悲哀。

 

旭旭,你這句“疼嗎?”是在問我還是自己。

 

「呵呵……看來東海少爺真的是騙我的呢!」見金鐘雲只是盯著自己不語,厲旭笑著說:「少爺您知道東海少爺死之前跟我說了什麼嗎?他說您是愛著我的呢!您說,這是不是很好笑?怎麼可能呢?是不是?但是沒關係,少爺,不管您怎麼看我,旭旭都是愛著你的!」

 

邊說邊把手放在金鐘雲的胸口。

 

「我都知道了喔!允浩哥和東海少爺都告訴我了!」聽著厲旭的話,金鐘雲這才微微變臉。

 

「你知道什麼?」

 

「很痛是不是?」厲旭笑著繼續說,「沒關係,很快就會結束的,誰也不能讓我的鐘雲少爺痛。」

 

「旭旭你要做什麼?」瞪著眼看厲旭拿出尖銳的刀子,金鐘雲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不是怕厲旭會傷害他,而是怕他傷害自己。

 

「少爺,我都安排好了,時間也都算好了喔!」拿起刀子,狠狠地在手腕上劃下一刀,呵……沒感覺呢!

 

「旭旭!」

 

「到醫院之前都還來得及,旭旭也會撐到那時候的!」再劃下一刀。

 

「旭旭,住手!」

 

「少爺,以後您的心就是我的,就算您再恨,我也要您一輩子記得我!」又劃下一刀、再一刀、再一刀……

 

鮮血不斷流出,厲旭的意識越來越模糊,恍惚中只聽到金鐘雲的聲音,卻聽不清他喊了什麼?

 

眼前已經看不到任何東西了,一片漆黑,要下地獄了是嗎?

 

但是,再撐一下吧!

 

等到救護車和警車的聲音越來越靠近,厲旭才完全放心的讓自己失去意識,在這之前,他肯定自己聽到了幻聽,將要失去意識的幻聽……

 

「旭旭,對不起,我愛你……」

 

呵……

 

淚……從眼角滑落……

 

金鐘雲,我這顆心將要是你的了,請帶著它活下去吧……

 

=============

此篇歸類在【悲‧憐】裡因為仍是照著小寶的“旭淚”改寫的
          當初除了【悲‧憐】正文,也是有想過要寫篇陰暗版番外
          Smile Again的靈感來源有三部份
          一當然是自己XD 二就是Smile Again這首歌的旋律
          最後就是小寶的“旭淚”第二部-重創
          Smile Again後會再有個續篇
          就是這整個故事的完結了
          請慢慢期待囉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妃妃 的頭像
妃妃

⑬腐‧妖‧宅⑬

妃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